论道教斋醮科仪的科教三师

文昌法事        0 views

三生道长精研道法,提供正宗道家法事,擅长超度婴灵,超度先祖,还阴债,补财库,开财库,还受生债,婚姻和合术、月老法事,破太岁,化太岁,文昌法事,看癔病、财运官运、招/斩桃花、八字命理、宝宝起名、运势升旺、风水气场调理、择吉日、道法改运等等咨询。

帮助您化解烦恼,趋吉避凶,守护您的安宁康泰,积德行善,一生平安!

有需要的缘主们,可以添加三生道长微信免费咨询,微信搜索添加:qk4949

网站主要优化关键词2  

文昌法事:论道教斋醮科仪的科教三师

论道教斋醮科仪的科教三师

作者: 张泽洪

道教的祭祀仪式习称为斋醮,有关斋醮的一系列法事内容称为科仪。道教祀神的科仪,又称作仪范、科范,举行仪式称为行道。道教具有丰富的科仪经典,可供斋醮道场依科阐事,演习出各种祀神法事。道教斋醮科仪经典,是历代高道大德在斋醮实践基础上,不断总结形成的,是道门智慧的结晶。科教宗师们对斋醮理论的探索,对科仪思想的阐述,使道教的教理教义更为成熟。在斋醮科仪编撰史上,陆修静、张万福、杜光庭是奠定科仪格式的关键人物,被后世誉为科教三师。对科教三师编撰斋醮科仪的问题,本文作如下探讨分析,以见其在科仪编撰史上的地位。

一、陆修静编撰斋醮科仪

  道教斋醮科仪经书的编撰,始自东汉五斗米道的《三官手书》,及张陵在鹤鸣山所传《天官章本》。至南朝刘宋陆修静整理灵宝斋法,道教斋醮科仪已初具规模。陆修静(406-477年),字元德,吴兴东迁人。三国吴丞相陆凯后裔,家世为南朝高门著姓。陆修静以士族身分皈依道门,精研道书,穷究奥旨,道风远播。陆修静居庐山简寂观修道,帝王母后,慕其声名,躬亲问道,执门徒之礼。陆修静是改革、整顿天师道,使民间道教官方化的关键人物。

  陆修静对斋醮科仪经典的编撰,据他在上《太上洞玄灵宝授度仪表》中说:

自从叨窃以来一十七年,竭诚尽思,遵奉修研,玩习神文,耽味玄趣,心存目想,期以必通,秉操励情,夙夜匪懈,考览所受,粗得周遍。[1]

可知陆修静在较长的时间中,潜心研究科仪经典。陆修静对天师道的改革,最重要的贡献是斋醮仪范的制定。据《茅山志》记载,陆修静所著斋法仪范达百余卷。现知其名的有《金箓斋仪》、《玉箓斋仪》、《九幽斋仪》、《解考斋仪》、《涂炭斋仪》、《三元斋仪》、《灵宝道士自修盟真斋立成仪》《太上洞玄灵宝授度仪》、《洞玄灵宝斋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》、《古法宿启建斋仪》、《燃灯礼祝威仪》等。

陆修静制定的百余卷斋仪,其内容可分为“九斋十二法”,包括灵宝斋九法、上清斋二法和三元涂炭斋法。陆修静《洞玄灵宝五感文》,记十二种斋法中之灵宝斋为:金箓斋、黄箓斋、明真斋、三元斋、八节斋、自然斋、洞神三皇斋、太一斋、指教斋。陆修静的九斋十二法,原科仪经本似在《无上秘要》中尚有保存。北周道经《无上秘要》卷四十八至卷五十七,收录南北朝道教行用的各种斋法,虽一概未著录撰人,但从科仪编撰的实况看来,收录的应是陆修静的斋醮科本。《无上秘要》卷四十七《斋戒品》称:“道家所先,莫近乎斋,斋法甚多,大同小异,其功德重者,唯太上灵宝斋。”[2]该经所收录的科仪经本,确系当时风行的灵宝派斋法。陆修静亦曾宣称:“斋法之大者,莫先太上灵宝斋。”[3] 此外,可资说明的还有一条例证:《无上秘要》卷四十八收录《灵宝斋宿启仪品》,而南宋道士蒋叔与编撰的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,其中卷十六为《古法宿启建斋仪》,著录为“东晋庐山三洞法师陆修静撰”。两种宿启科仪的格式,具有明显的沿袭痕迹,据此亦可推知《灵宝斋宿启仪品》系陆修静撰作的科本。

道教认为灵宝之教最初密而不传,在道门中口口相授,太极仙翁葛玄始撰成经典,“著敷斋威仪之诀,陆天师复加撰次,立为成仪。”[4]陆修静作为灵宝派道士,担当制定斋仪之重任,但他并不囿于灵宝斋仪,对上清派和天师道的斋仪,也兼收并蓄,予以整理。南宋金允中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卷二十二说:

陆君主张教法,立万代之范模;考定经典,别千古之真伪。身得度世,名列仙阶。编撰科书,所存虽少,无非按据经典,参合条纲。后人不究其源,凡有好奇尚异之事,多委之简寂斋科。[5]陆修静所撰斋科,被后世视为斋仪之范模,考证科书之歧异,多追根溯源,指陆修静科本为定说。唐代杜光庭撰修斋科,亦是既考三洞经科,“又参以陆仪为准”。 [6]陆修静整理制定科仪,以江南盛行的斋科为主,此后,灵宝之斋大行于世。唐代道经《斋戒录》说:
经品斋科,行于江表,疫毒销弥,生灵乂康。自晋及兹,蒙其福者,不可胜纪焉。[7]

陆修静奠定了灵宝斋仪的主导地位,此后的道教科仪经典,所载斋法皆以灵宝为宗,甚至有“非灵宝不可度人”之说。据陶弘景《真诰》记载:齐梁之际,赴茅山崇元馆学道者,居道馆周围数里,廨舍十余坊,皆修灵宝斋及章符,学上清经者寥寥无几。当时茅山每年三月十八日的鹤会,公私云集,车有数百乘,人有四、五千,道俗男女,登茅山作灵宝唱赞,可见灵宝斋法确乎风行于江表。宁全真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卷五十六说:

陆天师摭经诀而撰斋谢戒罚之仪,三箓九幽,解考涂炭,三日七日,一时九时,品目虽繁,仪矩则一。[8]

据此,后世道教常行的金箓、黄箓、玉箓斋会,三日斋醮,七日斋醮,一时行道,九时行道的仪格,在陆修静时就已具刍型。陆修静的九斋十二法中,在灵宝斋九法之上,首列上清之斋二法,即绝群离偶,孤影夷豁。南朝上清派的斋法,据唐代道经《斋戒录》引《道门大论》载:

上清斋有三法:一者绝群独宴,静气遗形;二者清坛肃侣,依太真仪格;三者心斋,谓疏瀹其心,澡雪精神。[9]

陆修静所列上清斋二法,实际是《道门大论》所载上清斋第一法,属内斋范畴,为极道之斋。唐代道经《太上洞玄灵宝业报因缘经》卷五所列九等斋是:太真、金箓、黄箓、明真、自然、三元、涂炭、洞神、神咒。此列为第一的太真斋,即上清斋第二法的太真仪格。在上清斋中,仅此太真仪格属外斋范畴,为济度之斋。此经所列九等斋,可与陆修静《洞玄灵宝五感文》所载九斋比较,亦可见其对陆修静斋法既有沿袭,又有修订。

至于三元涂炭斋,为天师道所行斋法。宋代道经《正一论》说:

涂炭斋法者,由群生咎障既深,非大功不释;宿对根密,非涂炭不解。结考不解,则学仙不成,厄世不度。天师以汉安元年十月十五日,下旨教于阳平山,以教众官,令入仙目。王、赵修之,卒登上道,当尔之时,涂炭之谢已行,而灵宝斋仪未敷,唯五符而已,岂得兼行。[10]

当时有涂炭仪悉如灵宝法的议论,这是针对此论的辩正。北周道经《无上秘要》卷五十《涂炭斋品》说:

谨相携率,为承天师旨教,建议涂炭,露身中坛。束骸自缚,散发泥额,悬头衔发于栏格之下,依灵宝下元大谢清斋,烧香稽颡乞恩。[11]

该经之斋仪在许多仪节都有此语,在《礼十方忏文》中说:“臣等谨依灵宝下元涂炭谢法,露身中坛,稽颡乞哀,特乞大慈开囿之恩。”[12]此涂炭斋法要依灵宝下元大谢清斋修设,融汇了灵宝派的内容,已非三张五斗米道时期的原始涂炭斋法,应是经陆修静修订过的涂炭斋品。

陆修静在《洞玄灵宝斋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》论斋法之功用说:

夫感天地,致群神,通仙道,洞至真,解积世罪,灭凶咎,却怨家,修盛德,治疾病,济一切,莫过乎斋转经者也。夫斋直是求道之本,莫不由斯成矣。此功德巍巍无能比者,上可升仙得道;中可安国宁家,延年益寿,保于福禄,得无为之道;下除宿愆,赦见世过,救厄拔难,消灭灾病,解脱死人忧苦,度一切物,莫有不宜矣。[13]

陆修静此论,为后世科仪所沿袭。道教认为治人当先治身,正人当先自正,而治身正心就离不开斋直,斋是齐人参差之行,直是正人入道之心。陆修静说的斋直,即指祭祀之斋法。自陆修静制定斋醮仪范后,道教斋醮活动的举行有章可循,祝香启奏,出官请事,礼谢愿念,莫不遵循经文。南北朝时期,道教斋醮科仪已粗具规模,此标志着道教正向成熟宗教转化。

二、张万福整理斋醮科仪

唐代长安道士张万福,是整理编撰斋醮科仪的重要人物。张万福,生卒年不详,是唐中宗、睿宗、玄宗时期活动于长安的著名道士。张万福曾居长安清都观,故后世科书称之为张清都,又曾居长安太清观,参与编撰唐代《道藏》,所撰科书或题“三洞弟子京太清观道士张万福编录”,或题“京三洞弟子清都观张万福”。

《正统道藏》收录张万福编撰的斋醮科仪经文,计有《传授三洞经戒法箓略说》、《三洞众诫文》、《太上洞玄灵宝三洞经诫法箓择日历》、《醮三洞真文五法正一盟威箓立成仪》等。 张万福还曾修撰《黄箓仪》、《灵宝五炼生尸斋》等科仪。南宋蒋叔与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卷十六,题为“大唐清都三洞法师张万福补正”。张万福的科仪思想对后世影响甚著,唐末五代杜光庭编撰《太上黄箓斋仪》,南宋蒋叔与编撰的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,其斋仪释文多处引用张万福斋仪的论述,用以辨析斋法源流,说明张万福编撰黄箓仪及其科仪思想,在道门中有相当影响。

李唐建国之初,以道教教主老子(李耳)为李氏皇帝远祖,道教成为国教。唐代制度,凡三元日和皇帝诞生日,道观要举行金箓大斋、明真斋,以祈祷帝王长寿,国家康泰。随着唐代道教的兴盛和斋醮活动的盛行,陆修静所制订的斋醮科仪,在实践中已暴露出种种问题,需要道门中人整理改进。

张万福曾游历江淮吴蜀,所至之处,目睹法师传度经戒法箓甚为轻率,斋戒守静亦不尽心遵行。更为严重的是,竞有男女同坛祭礼,或师弟不相对斋,或师弟各自游行,或数师同坛,或不书表章,不分契券。斋醮活动中的种种混乱和不良风气,蔓延滋长,令有识之士情所不忍。

江淮吴蜀是道教发源兴盛之地,长安、洛阳之供奉道士多来自这些地方,他们沾染家乡斋醮鄙俗,施行于帝都斋坛,有损道教声誉。对此治理整顿,已是刻不容缓!当时长安是道教文化中心,是高道荟萃之地。张万福时五十余岁,入道修持亦四十余载,身为长安太清观大德,显然是道学渊博之士。加之参加编撰《道藏》,熟悉道教典籍,故担当起整理斋醮科仪之重任。

张万福对斋醮科仪的整理和贡献,主要在经戒法箓、法服科戒、斋醮仪式等方面。

道教三洞诸经,说戒颇多。张万福强调:学道求真,莫不先持斋戒,若不持戒,则道不可得。为此,他编撰《三洞众戒文》,收录《始起心入道三归戒文》、《弟子奉师科戒文》、《灵宝初盟闭塞六情戒文》、《三戒文》、《五戒文》、《八戒文》、《三诀文》、《八败文》、《三要文》、《十三禁文》、《七百二十门要戒律诀文》等。规定始起心入道者受《三归戒》;在俗男女受《无上十戒》;新出家者受《初真戒》;正一弟子受《七十二戒》等,要求法师随法传授。张万福说:戒有多种,大小异门,但归根结底都是引人入正道,悟解此真谛,终持一戒,即戒于心,这才是奉戒最要紧的。

在《传授三洞经戒法箓略说》中,张万福仍强调学道持戒的重要。他说:凡初入道门,皆须持戒。欲防非止恶,进善登仙,各种修行中,持戒最为重要。若修道者为六情所染,五欲沉迷,内浊乱心,外昏秽境,驰逐名利,耽滞声色,只有持戒,才能斩断欲念,戒制六情,止恶修善,返归真境。故学道当以戒律为先,若有法而无戒,犹欲涉海而无舟楫,犹有口而无舌,是无从学道成仙的。

针对经戒法箓传授的轻率风气,张万福制定了经戒法箓传授程序:凡人初入道门,先受诸戒,以防患止罪;次佩符箓,制妖保神;次受“五千文”(即《道德经》),诠明道德生化源起;次受《三皇文》(洞神),渐登下乘,缘粗入妙;次受灵宝(洞玄),进升中乘,转神入慧;次授洞真,炼景归元。

张万福《传授三洞经戒法箓略说》所举的经戒法箓,有《太上道君智慧上品大戒》、《智慧观身三百大戒》、《正一法箓》、《道德经》、《洞神经》、《灵宝赤书玉篇真文》、《灵宝五符》、《五岳真形图》、《三皇内文》、《三天正法》等。道教传授经戒法箓,有法信盟誓契券,但江淮吴蜀地区的经戒法箓传授,或不投辞誓,或抱素尽空,或师为出法信,十分混乱。故张万福重新规定传授经箓时应备之法信物品及盟誓契券,并对盟誓契券的品种和旨意也作了规定和说明。

而《太上洞玄灵宝三洞经戒法箓择日历》,则是说明道士受经戒法箓,应预择吉日良辰,以为受道之期。张万福根据道书记载,编撰出传授各种经戒法箓选择吉日之历表,共有九节。规定传授经戒,均须“三盟”、“六证”。

《三洞法服科戒文》,是张万福对道教服饰制度的解说。道教法服有冠、裙、帔三要件。“冠以法天,有三光之象;裙以法地,有五岳之形;帔法阴阳,有生成之德。总谓法服,名曰出家。”[14]法服依道士经戒的高下而有区别,道士出家修行,即须易俗衣而著法服。道士应常备法服,整饰形容,沐浴冠带,朝奉天真,教化一切,保持服饰威仪。道士身着法服,应遵四十六条科戒,即有关法服穿、脱、制、置的四十六条规定。

《醮三洞真文五法正一盟威箓立成仪》,是张万福整理制定的专醮仪式。张万福认为:醮,是荐诚于天地,祈福于冥灵,故须诚心诚意。建醮设坛,器物供品,皆有讲究。醮坛以设于名山洞府为佳,其次选幽闲静寂之地。器物座具,时果芳馔,必在丰新,道法清虚,特忌肮秽。

张万福修订的醮仪举行程式是:(1)设坛座位;(2)洁坛解秽;(3)入户祝;(4)发炉;(5 )出灵官;(6)请官启事;(7)送神真;(8)敕小吏神;(9)纳官;(10)复炉;(11)

送神颂;(12)出户祝;(13)醮后诸忌。

张万福还撰有《五等朝仪》一卷,《太上洞元灵宝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》一卷,《度人经大梵隐语疏义》等。张万福上承陆修静,后启杜光庭,是唐中期撰修科教的一代宗师。

三、杜光庭修订斋醮科仪

唐末五代著名道教学者杜光庭,是斋醮科仪的集大成者。杜光庭(850-933),字宾圣,道号东瀛子,或称登瀛子。处州缙云人,或说是京兆杜陵人。唐僖宗中和元年(881)入蜀,在蜀中弘道五十余年,是唐五代颇负盛名的道士。前蜀主王建封为光禄大夫尚书户部侍郎上柱国蔡国公,赐号广成先生。晚年隐居青城山白云溪,八十四岁羽化,葬于青城山清都观后。杜光庭是唐代弃儒入道者,关于杜光庭入道的生平,《宣和书谱》卷五,清吴任臣《十国春秋》卷四十七《杜光庭传》有载。宋陶岳《五代史补》卷一《杜光庭入道》载其生平说:

杜光庭,长安人,应九经举不第。时长安有潘尊师者道术甚高,为僖宗所重。光庭素所希慕,数游其门。当僖宗之幸蜀也,观蜀中道门牢落,思得名士以主张之。驾回,诏潘尊师使于两街求其可者,尊师奏曰:臣观两街之众,道听途说,一时之俊即有之,至于掌教之士,恐未合应圣旨。臣于科场中识九经杜光庭,其人性简而气清,量宽而识远,且困于风尘,思欲脱屣名利久矣。以臣愚思之,非光庭不可。僖宗召而问之,一见大悦,遂令披戴,仍赐紫衣,号曰广成先生。

杜光庭著述宏富,对道教理论建设颇多贡献,修订斋醮科仪即是其一大成就。南宋道士吕太古《道门通教必用集》卷一《杜天师传》记杜光庭修订斋醮科仪说:

道门科教,自汉天师、陆修静撰集以来,岁久废坠,乃考真伪,条列始末,故天下羽襡,至今遵行。[15]

金允中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卷二十一说:“杜君斋科,世间遵用已四五百年,”[16]广成斋仪成为道教斋醮法坛的范本,被视为科书的经典之作。

杜光庭编撰科仪,始于身居长安之时,金允中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卷四十说:

广成先生编集斋科之时,身居翰苑,任兼执正,朝廷典籍,省府图书,两街道官,二京秘藏,悉可指索,皆得搜扬。所以著书立言,各有经据,天下后世,无不遵行。[17]

又据《太上黄箓斋仪》卷五十二载,唐末黄巢起义,杜光庭随僖宗入蜀,时道教经书,焚荡之余,十无三二,散无统纪,杜光庭遂在成都“阅省科教”。[18] 这说明杜光庭在长安、成都,都曾致力于编撰斋醮科仪。杜光庭《太上黄箓斋仪》,有三处著录编撰时间:卷五十四《镇坛真文玉诀》卷末著录“庚子年中元日集”;卷五十二《转经》末著录“大顺二年辛亥八月庚辰,成都玉局化阅省科教聊记云耳”;卷五十七《八天真文》著录“天复元年辛酉十月五日癸未,天姥峰羽衣杜光庭宾圣序”。庚子年是广明元年,即公元880年,大顺二年是891年,天复元年是901年,由此可知《太上黄箓斋仪》的编撰年代,也大致可知杜光庭编撰斋醮科仪,前后经历了二十余年时间。

《正统道藏》收录杜光庭编撰的斋醮科仪有:《太上黄箓斋仪》、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、《太上正一阅箓仪》、《太上三五正一盟威阅箓醮仪》、《太上洞传授道德经紫虚箓拜表仪》、《太上灵宝玉匮明真斋忏方仪》、《太上洞渊三味神咒斋十方忏仪》、《太上洞渊三味神咒斋清旦行道仪》、《太上洞渊三味神咒斋忏谢仪》、《太上洞神太元河图三元仰谢仪》、《金箓斋启坛仪》、《金箓斋忏方仪》、《洞神三皇七十二君斋方忏仪》、《道门科范大全集》。此外,《道门科范大全集》还提到杜光庭撰有河图九曜醮仪、北帝斋仪。杜光庭修订的斋醮科仪近二百卷,成为唐代以后斋醮活动的范本,影响最为深远,后世言斋醮者,必谈广成先生科仪。

从科仪种类看,杜光庭修订的主要是金箓斋、黄箓斋、明真斋、神咒斋、阅箓仪、拜表仪、仰谢仪、方忏仪等。

杜光庭撰修黄箓科仪,是其对道教科仪建设的重要贡献。杜光庭作为一代科教宗师,在前代的基础上,将之编撰成内容丰富的科仪。与《无上秘要》收录的黄箓斋仪比较,杜光庭的黄箓斋仪确乎更加完备。对此南宋金允中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卷三十九说:

斋法起于中古晋宋之间,简寂先生始分三洞之目,别四辅之源,疏列科条,校迁斋法。又唐时张清都经理之余,尚未大备。至广成先生荐加编集,于是黄箓之科仪典格,灿然详密矣。[19]

从黄箓科仪的编撰,确实反映出科仪经典渐趋完备的实况。黄箓总兼死生,人天同福,上至邦国,下及庶人,皆得修奉。金允中《上清灵宝大法·总序》评价说:

至唐广成先生杜君光庭,遂按经诰,修成《黄箓斋科》四十卷。由是科条大备,典格具彰,跨古越今,以成轨范。[20]

宁全真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卷五十四说:杜光庭撰集《黄箓斋科》,“其科文严整,典式条畅,发明古则,昭示方来,斋法至此不可有加矣。”当时道门认为:“广成立科,以黄箓为重;灵宝旧法,亦皆黄箓科品。” [21]《正统道藏》收录杜光庭《太上黄箓斋仪》五十八卷,一部分著录为杜光庭集,一部分著录为杜光庭删,当系后人在《黄箓斋科》四十卷基础上编集而成。

杜光庭修订科仪的另一贡献,是在科仪中增加了散坛醮仪,丰富了斋醮科仪的内容。南宋蒋叔与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卷十五《醮说》云:

张清都黄箓仪无谢恩醮,杜广成仪始有之。亦以修斋,召命神灵管卫坛场,宣通关告,往来劳役,所以言功,设此醮筵,用行酬赏。[22]

杜光庭增加的黄箓散坛醮仪,编入《黄箓斋科》四十卷之中,宁全真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卷五十四说:“自告斋始事,以至醮谢散坛,则广成科中,无不备具。”[23]《太上黄箓斋仪》卷五十,即为《散坛设醮》。杜光庭编黄箓谢恩醮,用于斋后酬谢真灵,是在考详古式的基础上撰修而成。北周道经《无上秘要·三皇斋品》,已有斋后设醮的记载,但在斋科中正式编入谢恩醮的仪节,却始于杜光庭。自此以后的道教科仪,都遵广成先生仪制,在斋后设醮谢恩,且不限于黄箓斋,林灵真《灵宝领教济度金书》在许多斋品后,都立有谢恩醮的节次。可以说在道教斋醮中,先斋后醮格式的形成,标志着科仪格式已趋于完备。斋醮科仪经典的逐渐丰富,科仪格式的日渐完备,是道教科仪思想渐趋成熟的标志。

《道门科范大全集》八十七卷,其中五十一卷著录为杜光庭删定,收录的科仪类别有:生日本命仪、忏禳疾病仪、消灾星曜仪、灵宝太一祈雨醮仪、祈求雨雪道场仪、灵宝祈求雨雪道场三朝坐忏仪、文昌注禄拜章道场仪、解禳星运仪、南北二斗同坛延生醮仪、北斗延生清醮仪、北斗延生道场仪、上清升化仙度迁神道场仪、东岳济度拜章大醮仪、灵宝崇神大醮仪。其中卷二十五至卷四十五、六十三卷、六十五至六十七卷,著录为三洞经箓弟子仲励编修,仲励编修的科仪类别有:祈嗣拜章大醮仪、誓火禳灾说戒仪、誓火禳灾仪、安宅解犯仪、解禳星运仪、真武灵应大醮仪。其中卷六十九至卷七十四为道士修真谢罪仪,未著录编撰人。《道门科范大全集》应是在唐代杜光庭编撰的基础上,经宋代仲励增补编修而成。尽管如此,《道门科范大全集》的许多科本,仍可视为唐代杜光庭的撰作。杜光庭编撰的科仪中,以礼斗科仪最具特色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杜光庭修订斋醮科仪时,“凡陆简寂、张清都科中有毫发之异同,莫不逐事考证”。[24]广成书中未尝遗陆张二君之说,自执一己之见,可谓洪纤悉举,具细兼收,其严谨的撰作精神,表现出一代科仪宗师的风范。

杜光庭在巴蜀期间,王公大臣、信徒道众多慕其声名,请为斋醮活动撰写章词,今本《广成集》十七卷中,收有斋词三十一通,醮词一百八十六通。其斋词有金箓、黄箓、明真、报恩、三元、受箓等;醮词有北帝、南斗、北斗、九曜、周天、本命、庚申、安宅、三皇、八节、太一、还愿等。这些斋醮章词的内容,都是为帝王、大臣、信徒、道众选时择日,修斋设醮,上章陈词,启奏天曹诸真众圣,祈福禳灾,保生度死。如《赵球司徒疾病修醮拜章词》说:

近以灾殃所迫,疾瘵斯婴,轸圣虑以慰安,降名医而抚视,未蒙痊减,信用兢惶。伏念臣迹处尘寰,素昧修禀,立身履行,宁免愆违。或害物杀生,曾无恻悯;或摧锋御敌,轻赐诛锄。总戎乖申令之宜,为政有赏刑之失;幽夜致冤仇之诉,微躬成滞疾之危。又恐往世积生,尚萦衅咎,五行九曜,兼值灾蒙。或兴修有犯触之非,或土木有侵伤之所。扪心省过,惟切忏祈,是敢拜奏宝章,崇修大醮,告虔下土,请命诸天。伏惟大道垂慈,至真鉴佑,敕灵司而解灾度厄,流神贶而祛疾延生,落死箓于阴曹,定仙名于阳简。故伤误杀,冤债和宁,新罪宿瑕,元慈荡涤,誓期励节,永答道恩。[25]

杜光庭不愧是著名道教学者,其文词章典雅,堪为道书之上乘。后蜀何光远《鉴戒录》卷五称杜光庭:“学海千寻,词林万叶,凡所著述,与乐天齐肩。”南宋道士吕太古《道门通教必用集·杜天师传》誉为“词林万叶,学海千寻,扶宗立教,天下第一。”[26]杜光庭的斋醮章词,成为后世道教章表书写的范本。

陆修静、张万福、杜光庭撰修科仪,在道教史上具有深远影响。宁全真《上清灵宝大法》卷五十四评价说:

简寂先生陆君,始明授受降世之源,别三洞四辅之目,考详众典,撰次斋仪。自是遐迩宣行,斋法昭布,条陈经诰,次序乃成。洎唐则张清都万福,复加编集,典式渐详。中叶以后,广成先生杜君光庭,于是总稽三十六部之经诠,旁及古今之典籍,极力编校,斋法大成。[27]

在道教斋醮科仪编撰史上,张万福、杜光庭与陆修静前后相隔数百年,但其科仪思想“前后盖一辙也”。28后世尊陆修静、张万福、杜光庭为科教三师,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卷三十八《圣真班次门》,立有“静默堂师位”,即简寂先生陆真人、清都先生张真人、广成先生杜真人。明周思得《上清灵宝济度大成金书》卷三十六《文检立成门》,有“申科教三师”,即祖师简寂先生陆真人、清都先生张真人、广成先生杜真人,举行祈禳黄箓大斋时,要上申科教三师的状文。

晋唐时期科教三师编撰斋醮科仪,代表了当时斋醮科仪的主流。但此时代还有不同流派的科书行世,如北魏寇谦之撰《云中音诵新科之诫》,唐代朱法满撰《要修科仪戒律钞》,就是科仪经书中具有影响者。

1 《道藏》,文物出版社、上海书店、天津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,1988年,第9册第839页。下同。

2 《道藏》第25册第166页。

3 《道藏》第9册第824页。

4 [宋]蒋叔与撰: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卷一,《道藏》第9册第378页。

5 《道藏》第31册第477页。

6 《道藏》第31册第475页。

7 《道藏》第6册第1007页。

8 《道藏》第31册第220页。

9 《道藏》第6册第1003页。

10 《道藏》第32册第125页。

11 《道藏》第25册第183页。

12 《道藏》第25册第184页。

13 《道藏》第9册第824页。

14 《道藏》第18册第230页。

15 《道藏》第32册第8页。

16 《道藏》第31册第476页。

17 《道藏》第31册第625页。

18 《道藏》第9册第346页。

19 《道藏》第31册第608页。

20 《道藏》第31册第345页。

21 《道藏》第31册第201页。

22 《道藏》第9册第464页。

23 《道藏》第31册第201页。

24 《道藏》第31册第472页。

25 《道藏》第11册第300页。

26 《道藏》第32册第8页。

27 《道藏》第31册第201页。

28 [宋]蒋叔与撰:《无上黄箓大斋立成仪》卷一,《道藏》第9册第378页。

网站主要优化关键词1  


声明:本站部分内容和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站长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内删除。

相关内容推荐